“狗狗医生”,叩开你脆弱的心灵之门

2017年05月18日  星期四  晶报  A17、A18版  

2007年,深圳第一位“狗医生”妮妮探访老人院的老人,奶奶与妮妮深情对望。
2007年,深圳第一位“狗医生”妮妮探访老人院的老人,奶奶与妮妮深情对望。
 

“狗医生”都是由性格极好的狗狗们担任,图为志愿者与狗狗互动。
“狗医生”都是由性格极好的狗狗们担任,图为志愿者与狗狗互动。

与“狗医生”熟悉起来的小朋友,开心地给狗狗梳起了毛。
与“狗医生”熟悉起来的小朋友,开心地给狗狗梳起了毛。

孩子尝试抚摸“狗医生”。
孩子尝试抚摸“狗医生”。

看着面前的“狗医生”那双充满善意和信赖的大眼睛,4岁的自闭症男孩小皑终于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世界中探出“触角”——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狗医生”身上柔软的卷毛。这是5月13日下午,发生在紫飞语特殊儿童康复中心梅林中心的一幕。

深圳有一群狗狗,不仅仅是在主人怀里撒娇的宠物,它们还有着另一重身份——“狗医生”。它们当中,有的留过“洋”,有的流过“浪”,它们共同的特点是:始终充满着对人类最大的善意和信赖。10年来,“狗医生”背负着“爱的使命”穿梭在都市里,多次走进深圳的敬老院、儿童福利院、自闭症儿童治疗机构、学校,叩开那些脆弱的心灵之门。

面对“狗医生”的友善

他们终于敢伸出手

5月13日下午2时20分,高大威武的金毛寻回犬“爱玛仕”,和机灵活泼的贵宾犬“多多”,在各自主人的带领下,走进了紫飞语特殊儿童康复中心梅林中心的教室,一节特殊的“狗医生”课开始了。

自闭症儿童,最明显的症状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恐惧与外界交流。“狗医生”能否叩开孩子们这扇脆弱的心灵之门呢?

这次接受“狗医生”课程的3个孩子,都是3-4岁的儿童,其中男孩小皑和小铭有自闭症倾向,女孩小玲发育比一般孩子迟缓。当两名“狗医生”进入教室后,小玲很开心地上去抚摸身形娇小的多多,两个男孩则分别躲在康复中心老师和妈妈身边,不敢上前。

第一个环节,是让孩子们熟悉“狗医生”。狗主人命令“狗医生”趴在教室中间,协助志愿者鼓励孩子们上去抚摸它们。小皑一直躲在妈妈的怀里,当妈妈把他抱到“狗医生”面前,拿起他的手去抚摸狗狗时,首次见“狗医生”的小皑却连连后退,甚至挣脱了妈妈的怀抱,跑到角落里。

另一个男孩小铭因为之前上过“狗医生”课程,显得比小皑要大胆一些,在志愿者和老师的鼓励下,他慢慢地上前摸了摸狗狗。看到小玲和多多玩耍,发出一阵阵笑声,小皑也开始认真注视起眼前的“狗医生”。这时,狗主人不失时机地让两名“狗医生”卖了个萌:爱玛仕给孩子们表演了接球游戏,多多表演了如何灵活地接住抛出的零食……

看着看着,小皑慢慢不那么抗拒了,他蹲在体型较小的多多面前看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多多柔软的卷毛,又迅速把手缩了回去——好像蜗牛从厚厚的壳里探出柔软的触角,小心翼翼探索着外面的世界。

“别怕,它们都很听话。”志愿者在旁边鼓励孩子们:“要不我们先牵它们走一走,好吗?”

“狗医生”在主人的带领下,慢慢在教室里兜圈子。小皑起先默默地牵着长长的牵引带,远远跟在后面。转了几圈后,他主动靠近爱玛仕,摸了摸它的后背。

儿子开始主动和“狗医生”互动了!小皑的妈妈看到这一幕时,非常激动。

终极难关:

“请你学会信任我”

鼓励孩子敢于伸出手给“狗医生”喂食,是这次“狗医生”课程中的“终极难关”。“狗医生”能融化这些孩子心中防备的冰墙,和他们建立起信任吗?

为了让3个孩子不那么害怕,志愿者先安排他们喂体型较小的多多。孩子们用毛巾擦干净手,把狗零食平摊在手心上,伸向狗狗……一个,两个,三个,孩子们顺利过关!

等到喂食高大威武的金毛爱玛仕时,出现了小波折:第一次上“狗医生”课程的小皑,十分抗拒喂食的举动。他不敢把零食放在手掌,而想用手指拿着零食来喂,现场的志愿者及时引导他改正这一错误的动作——虽然“狗医生”是经过考试的,但这样的喂食动作在日常生活中容易被一些比较贪吃的狗狗误伤手指!

好几次,小皑虽然已经把零食拿在手中,但爱玛仕一靠近,他就想躲开,把零食扔到了地上。看得出,小皑的内心还是很想接触爱玛仕的,妈妈及时安抚小皑后,他又回去再尝试。

爱玛仕始终静静地看着小皑,好像在说:“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志愿者把小皑抱在怀里,轻轻托着小皑的手臂,让他打开手掌,放上狗零食。只见爱玛仕柔软的舌尖从小皑的手掌上轻轻滑过,零食就消失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温柔触碰,打开了小皑的心门,让他忘记了恐惧。

这节课上,3个孩子都克服了内心的抗拒,开始和“狗医生”接触和交流,彼此之间建立了信任。以至于后来,他们特别喜欢大个子金毛爱玛仕,争相抚摸它的金色长毛。反倒是一开始受宠的小个子多多,竟有点被“冷落”了。

“‘狗医生’课程的核心其实并不是治疗,而是辅助交流。很多自闭症的孩子都不愿与人沟通,而‘狗医生’就是帮助他们沟通交流的一个桥梁。希望通过和‘狗医生’的接触,可以帮这些孩子打开一扇通往外界的心门,鼓励他们和别人进行接触和交流。”现场一位志愿者对记者说。

能当“医生”的狗狗,

“天性就要充满阳光和善意”

下课前,3个孩子和“狗医生”的接触更多了,可爱的小手在“狗医生”身上不停地抚摸。记者看到小铭在抚摸爱玛仕时,手指几乎快要碰到爱玛仕的眼睛,爱玛仕仍一动不动,没有反抗或躲闪。这时,志愿者及时阻止了小铭:“狗狗喜欢被抚摸毛毛哦!”

“我们的‘狗医生’都是百里挑一的,它们天性必须非常温顺、服从,不会对人类做出任何攻击行为,可以放心地让儿童和老人与它们互动。”亚洲动物基金的工作人员陈敏婕告诉晶报记者,天性就充满阳光和善意的狗狗,才能胜任“狗医生”的工作。

“‘狗医生’探访是一个完全义务的动物辅助治疗项目,由亚洲动物基金在中国内地独资成立的分支机构——亚动咨询负责组织。我们选拔性格温顺的狗成为‘狗医生’,去医院慰问病人、去老人院看望长者,去特殊学校跟孩子们玩耍……”说到“狗医生”的选拔,陈敏婕介绍说,早在1991年,香港就发起了“狗医生”项目,2004年起陆续拓展到成都、广州、深圳,目前这三地在职的“狗医生”已超过100名。

如果想让自己的狗狗成为一名“狗医生”,除了要满足狗狗身体健康、性格温顺、对人友善、同主人共同生活超过半年、已注射传染病疫苗和狂犬病疫苗、绝育、办理养犬登记证等条件外,还要接受面试选拔。

“医生狗”的面试选拔,对狗狗是一个严格的考验。考官会模拟特殊儿童玩耍时的动作,比如他们喜欢狗狗却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例如会揪狗狗耳朵、扯毛、拉尾巴等。考场上的狗狗如果面对这些比较用力的动作,依然表现出淡定和对人的信任,没有任何攻击行为,狗狗就可以过关,反之则会被淘汰。

此外,考官还要考验狗狗对嘈杂声音和食物的态度,比如先给狗狗喂一个食物,然后又突然抢走;猛地摔个东西,看狗狗反应……如果狗狗表现得十分惊慌,或者是做出攻击姿势,也要被淘汰。

最终,大部分报名的狗狗会被淘汰,剩下温顺友善、镇定轻松、没有攻击倾向、乐于接受陌生人接触的狗狗,才能通过面试。合格的“狗医生”很多时候在于狗主人对狗狗的培养,平时多带狗狗出门跟别的狗狗或者陌生人、陌生环境接触,这有利于训练它们对环境的较强适应力。

人,需要狗狗的陪伴;

狗狗,需要人类的善待

一位老人抱着小巧的“狗医生”-吉娃娃妮妮开心地笑着,脸上的皱纹像绽放的花朵。

亚洲动物基金的工作人员冯冬梅还记得,2007年3月14日“狗医生”第一次探访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的情形。当时去的是一大一小两名“狗医生”,小的是吉娃娃,叫“妮妮”;大的是金毛,叫“海伦”。

那天,福利院有30多位老人接受了“狗医生”的探访,很热闹。由于妮妮是小型犬,聪明可爱,十分讨喜,老人们轮流抱着它玩。而海伦体型较大,就陪老人们散步。在志愿者的引导下,老人们还给狗狗梳毛、喂食。

在“狗医生”陪伴儿童时,孩子们在克服害怕、抗拒心理后,就会开心地跟“狗医生”玩耍。但让志愿者们感触更深的是:老人家在接受“狗医生”陪伴的同时,内心其实更渴望能有个人能陪他们说说话。

“每次活动,我们的狗主人和志愿者都会参加。发现老人们更渴望有人陪聊天后,大家在探访活动中就会主动地陪老人多聊聊。一般会聊聊他们养过什么动物啊、喜不喜欢狗狗啊,也会选择一些老人感兴趣的话题,比如聊他们的家乡、年轻时的事情、喜爱的电视节目……”

多次参与“狗医生”探访老人活动的陈敏婕告诉记者:“老人们内心其实非常渴望有人陪伴和交流,每次我们走的时候,他们都恋恋不舍。这也提醒我们这些在深圳工作的年轻人,多关心一下远在家乡的父母,哪怕多打几个电话,发几条微信,听他们啰嗦几句,也是好的。”

对生命只有短短十来年的“狗医生”来说,同样也要面对生老病死。十几年过去了,深圳很多“狗医生”已经退役,有的已经去世。但它们“爱的使命”并没有就此终结,越来越多的深圳市民,非常乐意让自己的狗狗加入到“狗医生”的行列中来,接力和传递“狗医生的使命”。

在采访结束时,“狗医生”多多的主人闫鹰鹰对记者说:“多多现在已经10岁了,已经步入狗的老年期了,它当‘狗医生’的时间也许不会很长了。我希望多多还能继续给更多的人带去快乐和温暖,也希望人们能够转变观念,善待我们的动物朋友。”


(责任编辑 黄燕如)

2017-05-18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