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蓝色大海 我们愿做你的眼睛

盲童夏令营带21名视障孩子“摸读”深圳

2017年08月09日  深圳晚报  A10版  实习生 吴靖雯 许仪 摄

盲童琪琪和俊俊在深圳杨梅坑的海边尽情玩耍
盲童琪琪和俊俊在深圳杨梅坑的海边尽情玩耍。受访者供图

著名音乐人周云蓬和小河在筹款演唱会上演唱
著名音乐人周云蓬和小河在筹款演唱会上演唱。受访者供图

一名视障儿童用手摸盲文版歌词
一名视障儿童用手摸盲文版歌词。

7月18日,著名民谣歌手周云蓬携21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视障儿童来深圳举办“2017盲童夏令营”,记者通过一周的跟访,记录下盲童夏令营如何帮助这群视障儿童去“看”见深圳,“看”见蓝色大海,“看”见不一样的世界。

“这就是海的声音么?”

在深圳杨梅坑的海岸旁,张佳佳摸索着蹲下身子用手抚摸海滩上的沙子和贝壳,整个过程就像是一组一帧一帧播放的慢动作。摸着温润潮湿的沙子,佳佳觉得这是“一次很神奇的体验”。这是她人生之中第一次“看”海,但是她却不知道“蓝色的大海”到底有多蓝,也不知道“蓝色”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颜色。

佳佳是一个全盲儿童,她的双眼不仅不能视物,也没有任何的光感。依据我国现行视力残疾鉴定标准,佳佳属于一级盲,这是视力残疾中最严重的一个等级。

与她同行的还有其他20位小朋友,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孩子为全盲儿童。在这些孩子的世界里,用眼睛“看”成为了一种奢望。

2017年7月18日,21位视障儿童在家长的陪伴下齐聚深圳,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参加“2017盲童夏令营”。这21位孩子大部分都出自于贫困家庭,对于9岁的佳佳来说,深圳是她到过的最远的地方。

“2017盲童夏令营”是由盲人歌手周云蓬发起的一个帮助盲童的公益活动,21位视障儿童通过听觉、触觉以及嗅觉了解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在此之前,周云蓬已经举办了“2013摸读北京盲童夏令营”“2016小蝌蚪不怕黑盲童音乐夏令营”。

“看”见深圳

“因为我的眼睛看不见,所以只能靠鼻子、耳朵和手。”佳佳的这句话充分体现了盲人的生活状态。由于视觉的缺失,鼻子、耳朵和手成为了视障人群了解世界的主要方式。

佳佳每次和人交谈时,都会以一句礼貌的“你好啊”作为开场,声音脆脆的,音调高高的,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她是一个乐观的孩子。说完“你好”之后,佳佳会习惯性地伸出双手去摸索寻找对方的位置,然后在谈话过程中用双手握住对方的手,对于佳佳来说,交谈时的肢体接触能给她带来一定程度的安全感。

在夏令营里,只要有表现机会,佳佳永远都是最先举手的那个,夏令营开幕式的那天,佳佳更是和另外一个小女生一起上台演唱了一曲《虫儿飞》,之后更是迅速地和对方成为了好朋友。成为一个“音乐家”是佳佳一直想要实现的梦想。

音乐对于佳佳来说不仅是一种交际手段,更是一个精神支柱,一个让她不因为眼睛而自卑的精神支柱。

在5岁那一年,佳佳进入盲校念一年级,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佳佳听见高年级的同学在唱歌,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她“立刻就爱上了唱歌”。回家之后,佳佳偷偷用跳绳给自己伴奏,伴随着没有任何技巧的歌声,是绳子甩在地上发出的“嗒嗒”的声音。

“2017盲童夏令营”里并不是只有佳佳爱音乐,21位视障儿童几乎都有一定的音乐技能。音乐是盲校的主要教授课程之一,视障儿童优异的听觉能力使得他们的音乐学习能力高于平均水准。音乐也是盲人高等教育的主要方向之一。

科学研究表明如果在幼年时期失明,失明使得大脑视觉皮层失去图像刺激,这种时候,声音刺激作为失明者对外界世界感知的主要刺激,大脑听觉皮层的面积便会增大,那么听觉能力也就有了提升。

在这次深圳之旅中,鼻子、耳朵和手也是孩子们感知深圳的主要方式。

7月21日,孩子们跟随着夏令营来到了深圳大鹏较场尾,这是佳佳第一次“看”海。从动画片《海底小纵队》里佳佳知道“海是蓝色的”,她还知道“海很大”。但是直到她来到海边,她都不知道海有多蓝又有多大。

傍晚的海边太阳已经落山,佳佳脱了鞋子在妈妈的陪同下一步一步地走进海水里,海水漫过脚背地那一刹那,她迅速地把脚缩了回去,紧紧地拽着妈妈的手臂,笑声不像往常那样清脆而是低低的。在适应了之后,佳佳和妈妈一起走下海里,一直到海水漫过小腿肚子。

直到第二天,佳佳还不停地和夏令营的志愿者们说昨天在海边的事。在她的印象里,海边的风很大,一直“呼呼”地吹;海边的沙子是湿湿的,脚踩在上面烙着有点疼;海边的味道带着些咸腥味儿,海浪能把人推到……这些印象全都来自于她自己的直观感受,而不是广播或者电视。

佳佳说,这些记忆她能记一辈子。

用阅读超越信息障碍

在深圳欢乐谷的金矿听音室里,空荡的房间中只有四排座椅,空调的温度开得很低,甫一进去人会瞬间激起一层鸡皮疙瘩。孩子们在家长的陪同下戴着耳麦静静地坐在凳子上,他们即将听一个长达7分钟的恐怖故事。

在故事开始之后所有的照明灯都被关掉了,只剩下几盏冷色调的用来营造氛围的小壁灯,墙上挂着两幅表情僵硬的人像。音箱的立体环绕效果让人感觉故事人物的吹气声就在你耳边,工作人员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并会不时地用干冷的手拂过听者的后脖颈。

故事还没讲到一半,家长们就纷纷把耳麦摘了下来,有一位家长在工作人员路过时更是躲到了桌子底下。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孩子们的阵阵欢呼声,21个孩子没有一个“临阵脱逃”,在故事结束的时候,他们显得意犹未尽,有的孩子不住地抱怨“为什么故事这么短”。

走出听音室之后,孩子们站在屋檐下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佳佳不住地摇晃妈妈的手臂,说:“你们大人真胆小,我一点都不害怕。”

在工作人员诧异于他们为什么不害怕时,佳佳抢着回答:“因为我们从来都不知道鬼是什么样子的。”在佳佳的记忆里,最恐怖的东西是童话故事里的死神,而她对死神的定义是:会导致人抽筋的人。她害怕的是由此带来的痛苦而不是其形象的恐怖。

视觉是人类获取外界信息的主要手段之一。科学研究表明,大脑中大约有80%的知识和记忆是通过眼睛获取的。视障人群和正常人之间的差距并不仅仅只有视力上的差距,还有由视力缺陷而带来的巨大的信息障碍,而这个信息障碍并不仅仅体现在对恐怖事物的形象感知上。

周云蓬在接受采访时说:对于视障人群来说,最可怕的并不是看不见,而是由视觉缺失而带来的信息障碍。

安庆特殊教育学校盲校部副主任吕敏也坦言:许多盲人的心理问题是由信息缺乏而导致的。

与佳佳的开朗不同,陈飞从不主动说话,只有妈妈再三询问才会吐出一些例如“喜欢”“不讨厌”的简短回答。陈飞不仅是一个全盲儿童,还是一个自闭症患者。

在夏令营里,陈飞做得最多的事就是一个人坐在旁边,手掌不时地轻拍自己的手臂、大腿和脸颊,听到两者相碰发出短促的声音时,脸上就会露出欣喜的笑容,鼻腔与喉咙里发出重重的气音,之后就是一阵手舞足蹈——这是陈飞日常最主要的娱乐方式。

由于父母疲于生存,陈飞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但是老人家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和视障儿童相处,在老人家的观念里,照顾好吃喝就已经尽职了,由于缺乏陪伴和交流,陈飞连最基础的生活自理能力都不具备,直到十岁还不能自己吃饭。

自理能力都不具备,直到十岁还不能自己吃饭。

对于周云蓬来说,消除信息障碍的主要方式是阅读,他认为读书是他越过障碍的工具。他也一直向参加夏令营的孩子们申明阅读的重要性。

萌芽的种子

1984年,14岁的周云蓬去北京参加了徐白仑先生组织的“盲童文学夏令营”。令他记忆深刻的是,活动结束后,夏令营的老师把他送到回沈阳的火车上,临行前老师给了他一个拥抱,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人与人之间是可以这样相处的,他和父母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比较“硬”,这个“硬”是指双方很少有肢体上的情感表达。

这次北京之旅在周云蓬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经年之后,这颗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大学毕业之后周云蓬独自踏上了去北京的流浪之旅,其中的艰辛旁人无法想象,但是这些都无法阻止他想要去了解这个世界的欲望。

每次组织盲童夏令营,周云蓬都没有想过要从中获得什么,他只想要让孩子们了解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他甚至是拒绝接受孩子们的感谢。“不要孩子们有感恩心理,不要煽情、感恩、感动。”周云蓬认为孩子们只需要好好地玩儿就好了。

此次夏令营活动不仅带孩子们参观了深圳的一些著名景点,每一个视障儿童还都获赠了一部苹果手机,这些手机都是由香港盲人工程师叶炳钊先生捐赠的。周云蓬认为手机对于视障群体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破除信息障碍的渠道,他现在就是通过苹果手机上的kindle应用来阅读的。

佳佳拿到手机后兴奋得不行,由于家庭贫困,她并没有条件去上声乐课,除了学校的音乐课之外,她所有的音乐知识都是来自于家里的一台收音机,而在有了手机之后,她就能更方便地学习唱歌了。

在从大鹏较场尾回来的大巴上,一个来自福建龙岩的男孩俊俊为大家唱了周云蓬的《九月》。他说他以后想成为一个像周云蓬老师一样的人。这个“像周云蓬老师一样”是指像周云蓬一样可以去帮助他人。

相对于被感谢者,周云蓬更想成为一个播种者。秉持着成为一个播种者的理念,周云蓬说他会将盲童夏令营一直办下去,哪怕是只有一两个孩子有了改变他也是满足的。就像是他曾经写到的一样:

“我无法承诺为某个盲童带来一生的幸福,这个计划只是一声遥远的召唤,就像你不能送一个迷路的盲人回家,但可以找一根干净光滑的盲杖,交到他手中,路边的树、垃圾箱、风吹的方向、狗叫声、晚炊的香气,会引导他一路找回家门。”

(为保护隐私,文中孩子均为化名)

“我无法承诺为某个盲童带来一生的幸福,这个计划只是一声遥远的召唤,就像你不能送一个迷路的盲人回家,但可以找一根干净光滑的盲杖,交到他手中,路边的树、垃圾箱、风吹的方向、狗叫声、晚炊的香气,会引导他一路找回家门。”——周云蓬

新闻辞典

盲童夏令营

“2017盲童夏令营”于7月18日至23日在深圳举行,此次活动由著名盲人音乐人周云蓬发起,“推土机盲童帮助计划”出资,深圳图书馆、深圳市残联等单位协办。参加活动的盲童共21名,主要来自河北、青海、云南、福建、广西、江西、安徽等地。该计划于2008年发起,旨在帮助盲童。最初是用唱片销售收益帮助那些家境贫困的失明孩子,购买他们需要的乐器、mp3播放器、读书机等,后来也逐渐组织一些集体活动。

继成功举办“2013摸读北京盲童夏令营”“2016小蝌蚪不怕黑盲童音乐夏令营”后,今年初,周云蓬再次筹划此次夏令营。他说:“我要带孩子们听大海,深圳是中国无障碍设施最好的城市(之一),因此此次夏令营地点确定在深圳。”

(责任编辑 黄燕如)

 

2017-08-09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