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青春奉献给孤残儿童

2017年08月13日 深圳特区报 记者 叶志卫 陈震霖

 

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的操场上,费英英带着孩子们在做游戏,空中飘荡着歌声,她拿着一个气球给一个有视觉障碍的孩子摸,轻声告诉她,“这是圆圆的东西,是气球。”另外一个孩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妈妈”,费英英回头冲她笑了。

这是近日记者在该中心看到的一幕,也是该中心保育部副部长费英英普通一天的工作片段,其他工作还包括,给这些有残疾障碍的孩子喂饭、擦洗、做康复等等,工作看似不起眼,但需要极大的耐心,费英英一咬牙就坚持了15年。

“15年来,我参与护理了1000多名孤残儿童。每当看到通过自己的照顾,不会坐的孩子会坐了,不会站的孩子能走了,不会说话的孩子开了口……我内心的自豪感和满足感便油然而生。”费英英说。

“作为在福利事业战线上的一名普通共产党员,我由衷希望用自己的爱心和温柔的双手,关爱与呵护孤残儿童。”费英英说。

“英英姐姐就是你们的妈妈”

广深公路西乡段边上,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的房子并不起眼,然而该中心已累计接收安置近1500名弃婴(童),其中,残疾患儿比例高达90%,中心的护理员成为这些孩子们最亲的人,费英英就是其中的一员。

费英英是最早进入中心工作的劳务工之一,15年来,她把青春献给了中心的孩子们,被孩子们唤作“英英姐姐”。“工作很苦,也很磨人,时时考验我的意志,但想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人,就义无反顾坚持下去。”她说。

费英英毕业于重庆民政学校,刚来中心时,她总觉得凭自己的康复专业知识做一名护理员绰绰有余。然而,到了岗位之后,她发现在面对的是遗弃儿、孤儿、有智力障碍、运动障碍和患有各种先天疑难杂症的儿童,这和她之前接触的普通人有天壤之别——孤残儿童的生活护理并非需要高超技术,但需要十二分的耐心和细心。

面对新的环境,她也曾想过换个岗位。最终打动她的,是中心那些姓“宝”的孩子,“我们这里的孩子都姓宝,是宝安的‘宝’,也是宝贝疙瘩的宝。”她至今还记得其中一个名叫宝新奇的孩子的眼神:那种需要被呵护的渴望。

刚工作时,她带宝新奇去医院做体检,办完手续后,费英英发现宝新奇站在门口眼神发愣地看着前面的一家人——一个孩子左手拉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宝新奇回过头来看着费英英,那羡慕的眼神令她猛然明白什么,她一把抱住他坚定地说:奇奇,福利中心就是我们的家,英英姐姐就是你的妈妈!

几天之后,费英英正忙着给小朋友分饭,突然有人扯着她的衣角,回头一看,正是宝新奇,他仰着头怯怯地说,“妈妈,妈妈。”费英英愣了一下,忍住眼泪搂着孩子对他说,“乖乖,妈妈给你盛饭。”

那时,她还没有结婚,然而宝新奇那句“妈妈”无疑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自此之后,她坚定了一个想法:留下来,像妈妈一样,照顾这些“宝贝疙瘩”。

她把这些想法讲给远在浙江的父母听,她的妈妈说,照顾弃婴是积德行善,是很光荣的事情。家人的理解,更坚定她的信念。费英英说,这15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孩子们信任她,喜欢她,让她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欣慰。

“这是一项充满温暖和阳光的工作”

福利中心的孩子大多是从车站、码头、大街小巷或者垃圾堆里捡来的,大多数残疾或者患有各种疾病,有的孩子甚至患有传染病和不治之症,照顾好他们绝非易事。在费英英和同事们的努力下,孩子的身体功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恢复和改善,有的还去了寄养家庭。最多的时候,费英英曾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成功使12名脑瘫患儿恢复了肢体功能。

2005年9月的一天,正在休假的费英英突然接到通知,患有脑积水的孩子宝观山情况转危,要立刻去医院做手术。她想都没想马上就跟着去了。做完手术,孩子一直昏迷不醒,身上插满了引流管,还打着点滴。费英英守护着他彻夜未眠。第二天晚上,孩子还是没有醒过来,费英英细心地给他洗脸、换衣服、喂水,呼唤他的名字,期盼他早点苏醒。

熬到午夜,费英英又困又饿,只有靠不停地喝水抵抗饥饿和疲劳。邻病床的一位家属见费英英老是喝水,关切地问她:“姑娘,那个孩子是你弟弟吗?你家里人怎么不来呢,今天可是过中秋啊。”当那位病人家属知道费英英是在照顾福利中心的孤儿时被感动了,立即拿出月饼与她一起吃。此时她手机已有17个未接来电,这都是远在浙江的妈妈打来的。

到了第3天下午,给观山喂水的时候,费英英发现他的手指动了一下,便不停地呼唤他,十分钟之后,观山终于醒了。观山说:“在梦里听见英英姐姐温柔的声音在呼唤。”

费英英的家人都在浙江老家,远离自己的亲人十几载,她的每个春节都在福利中心跟孩子们度过。难道要这样一辈子照顾这些孩子们,奉献一辈子的青春吗?费英英说,自己的并不是没有考虑这些,但一想到这些孩子可怜的身世,看到他们充满期盼的眼神,就想到自己的责任,什么杂念都消了,“这是一项充满温暖和阳光的工作。”她说。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7-08-13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