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家有一条宝贝导盲犬

上班途中陪伴左右、带给家庭温暖……

2017年12月04日  深圳晚报  A16-17版  记者 刘姝媚 文/图

12月1日是林中秋和张莉结婚20周年纪念日。20年前,两人因音乐相识相知,林中秋经常用这把吉他给张莉伴奏。晚上,累了一天的林中秋又掏出了这把吉他,两人坐在沙发上,弹唱起《生命中的每一天》。满悦趴在一旁,仰头望着他们,喉咙里也发出呼呼声,仿佛在跟着唱。
12月1日是林中秋和张莉结婚20周年纪念日。20年前,两人因音乐相识相知,林中秋经常用这把吉他给张莉伴奏。晚上,累了一天的林中秋又掏出了这把吉他,两人坐在沙发上,弹唱起《生命中的每一天》。满悦趴在一旁,仰头望着他们,喉咙里也发出呼呼声,仿佛在跟着唱。

11月29日,张莉带满悦到龙华区民治街道办办理养犬登记证,满悦成为深圳第一只拥有养犬登记证的导盲犬。图为张莉、满悦、工作人员(左一)、帮助满悦的义工(右一)合影,满悦仰头闻了闻自己的“身份证”。
11月29日,张莉带满悦到龙华区民治街道办办理养犬登记证,满悦成为深圳第一只拥有养犬登记证的导盲犬。图为张莉、满悦、工作人员(左一)、帮助满悦的义工(右一)合影,满悦仰头闻了闻自己的“身份证”。

回家后,满悦累了,有些不开心地趴在垫子上。张莉也跟着坐下,哄她开心。
回家后,满悦累了,有些不开心地趴在垫子上。张莉也跟着坐下,哄她开心。

早上,满悦陪张莉去上班。出发前, 张莉给满悦穿戴导盲犬特有的红马甲、导盲鞍。
早上,满悦陪张莉去上班。出发前, 张莉给满悦穿戴导盲犬特有的红马甲、导盲鞍。

满悦带着张莉过马路,张莉举起右手, 提醒满悦:“满悦,有没有车,能不能走?”
满悦带着张莉过马路,张莉举起右手, 提醒满悦:“满悦,有没有车,能不能走?”

满悦带着张莉到民乐地铁站 搭乘无障碍电梯进站。
满悦带着张莉到民乐地铁站 搭乘无障碍电梯进站。

进站后,满悦乖巧地趴在张莉脚边。
进站后,满悦乖巧地趴在张莉脚边。

下地铁后, 满悦引着张莉搭乘无障碍电梯出站。
下地铁后, 满悦引着张莉搭乘无障碍电梯出站。

梅林地铁站出站口, 地铁工作人员主动给张莉和满悦打开了无障碍通道。
梅林地铁站出站口, 地铁工作人员主动给张莉和满悦打开了无障碍通道。

抵达福田区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后,张莉忙活起来。张莉工作时,满悦乖乖地躺在垫子上休息,从不乱动。
抵达福田区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后,张莉忙活起来。张莉工作时,满悦乖乖地躺在垫子上休息,从不乱动。

今天是导盲犬满悦来到张莉身边的第174天。对于全盲的张莉而言,满悦不仅是她的一双眼睛,还是宝贝女儿,是一家四口中最受宠的那个。

满悦来之前,张莉出门要丈夫或儿子陪同。如今有满悦陪着,她能独自坐地铁和公交,去一些熟悉的地方,生活也进入另一种更开阔的状态。

中国有1731万视障人士,持证上岗的导盲犬只有116条。其中,深圳有2条。拥有满悦,是张莉的幸运。

上班

民乐地铁的工作人员对满悦已经相当熟悉。看到他们后,无障碍通道前的安检人员很自然地把门打开,引导他们进入,并打电话提醒下一站的同事准备接待。

“满悦,蹲下!趴下!好,起来,去地铁!”

龙华书香门第小区楼下,张莉一手拉着导盲鞍,另一只手熟练地下达指令。“坐下”和“趴下”,是用来提醒满悦进入工作状态。最后一声令下,满悦迈开步伐,领着主人穿过马路,朝地铁站走去。

张莉在福田区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上班,给残疾人做推拿。从家出发,要先步行400多米到民乐地铁站,搭乘地铁4号线,坐一站到上梅林,最后再走500米。完成这段路程,对于张莉并不轻松。过去3年,她都是由丈夫接送。丈夫林中秋是弱视,但在妻子面前,他就是强有力的依靠。

今年6月10号,满悦来到这个家庭。由林中秋带着走了三次后,满悦记住了张莉上下班的路线,从此“顶替”了林中秋的“位子”。

民乐地铁的工作人员对满悦已经相当熟悉。看到他们后,无障碍通道前的安检人员很自然地把门打开,引导他们进入,并打电话提醒下一站的同事准备接待。满悦是安检人员见过的第一条导盲犬,能时常接待她,他觉得“挺荣幸”。

上地铁后,人很多,张莉示意满悦趴下,用脚护住她的尾巴,以免被人踩到。一位乘客意识到张莉是盲人后,主动让出座位。其他乘客颇为好奇,举起手机拍照。也有人怕狗,往后退了几步。但无人表示反感或抗议。

搭乘地铁这么多次,张莉没遇到过乘客提出异议,这令她舒心。她认为深圳的人文环境相对开放、包容,是一座适合导盲犬的城市。

满悦刚来深圳的时候,也曾被排挤。绝大部分公共场所的工作人员不了解导盲犬,不让满悦上地铁、搭公交、进公园。张莉每次都得拿出随身携带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耐心解释:如果不按照国家规定,为她和满悦提供无障碍服务,就是侵权。看完《条例》,他们也就理解配合了。

基地

导盲犬匹配的原则是要跟主人性情相投。有的导盲犬活泼、爱闹腾,适合性格外向、爱运动的人。而满悦性情温顺,感情细腻,和张莉很像。

导盲犬在中国供不应求。

此前,全国唯一一个导盲犬培训基地在大连,成立11年来,仅向社会输送了116条导盲犬,原因在于训练难度高,即便是智商较高的金毛和拉布拉多,淘汰率也高达60%。

而根据2012年的人口普查,全国的视障人士有1731万人。去年7月,广州成立了中国导盲犬华南培训基地,但要今年年底,才能有首批6条导盲犬走向社会。

满悦之前,深圳只有一只导盲犬。今年上半年,深圳有机会从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申请第二只。张莉幸运申领。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深圳市盲人协会副主席,经常要带队外出考察,需要这样一双“眼睛”。基地的老师专程从大连过来张莉家里考察。看张莉的为人,看她会不会善待导盲犬;看家庭氛围友不友爱;还要看经济状况,看能否照顾好导盲犬。

考察过关后,张莉跟着基地老师前往大连参加培训。基地老师告诉她,即将陪伴她的是满悦,一只两岁的金毛。导盲犬匹配的原则是要跟主人性情相投。有的导盲犬活泼、爱闹腾,适合性格外向、爱运动的人。而满悦性情温顺,感情细腻,和张莉很像。

张莉记得自己第一次触摸满悦时的感觉,柔顺的毛发,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尾巴,是个漂亮的姑娘。一个月的培训时间里,她们同吃同住,相处默契。在那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张莉渐渐把心交给了满悦。

宝贝

一家人都把满悦当宝贝。有时候,张莉和林中秋争嘴,看到满悦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也就不吵了。

满悦成了张莉家里第四名成员。

张莉和林中秋有个儿子,名叫洋洋(化名),今年上高三。洋洋随父亲,脾气大,两人时常闹矛盾。满悦的到来,成为最好的调和剂。一旦发现林中秋和洋洋之间气氛紧张,满悦立马上前,咬住洋洋的衣服,把他拉开。

有次两人闹得凶,洋洋负气跑了出去。满悦领着着急的张莉,闻气味一家一家店地找。洋洋回家后,再要出门时,满悦就怕了,咬住他的衣服,愣是不让。受遗传,洋洋也是低视力,性情有些内向,满悦像妹妹一样给了他很多温暖。

林中秋是刀子嘴,动不动叫满悦“臭狗”、“懒狗”,但其实最爱逗满悦玩。林中秋外出回家,脚还没进家门,满悦就到了门口候着。每次回来,林中秋都要先和满悦闹腾一会。满悦侧躺在地上求抚摸,林中秋偏不,反而把她翻过来覆过去地打滚儿。被玩累了的满悦把头侧到一边,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一家人都把满悦当宝贝。有时候,张莉和林中秋争嘴,感受到满悦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也就不吵了。张莉不开心时,满悦跑过去舔她的手安慰她,张莉就委屈地对满悦说,你看你爸又这样。一旁的林中秋听到,也就心软了。

张莉爱漂亮,头发总是整齐地绾在脑后,举止优雅大方。她是我国第一所高等特殊教育学院(1987年长春大学所设)民歌系的第一届学生,毕业回到老家成都,进入市残联工作。1995年,父母破产,身为长女的她自觉要挑大梁,只身前往广州、深圳做推拿谋生。那年,她只有25岁。

如今,张莉很珍惜和享受现在的幸福。她的心里住着颗童心,最爱吃冰淇淋。她把满悦当成女儿养,给她买上等狗粮、优质的洗发水、护发素和精油。每次出门,她的包里总是装满零食,生怕饿着满悦。

纪念日

舒缓的吉他声流泻而出,两人靠在沙发上,对视着唱起《生命中的每一天》。满悦趴在他们脚旁的垫子上,时不时仰头望望,发出呼呼声,仿佛也在跟着唱。

12月1日这天,是林中秋和张莉20周年结婚纪念日。张莉穿上了漂亮的紫色针织上衣。上完班,丈夫将陪她和满悦去莲花山散步。

当日下午4时,阳光正好。满悦领着张莉从上梅林站坐到少年宫站。出站后没走多远,满悦突然停住了脚步,扭过头望向身后。原来,林中秋早已在身后笑嘻嘻地尾随。

满悦带着夫妻俩走熟路上山。入山口,一位瘦高个的保安走过来打招呼,“来啦!”张莉也笑着回应,“带满悦出来走走。”

6月份的时候,张莉第一次带满悦来莲花山可没这么顺利。当时也是这位保安,拦住满悦不让进。现在,他已经成了满悦的朋友之一。山上的保安们还救过满悦一回。那是盛夏,一家人带着满悦爬山,到半山腰,满悦突然停住不走了,趴地上,不停哈气、蹬腿,张莉几次命令她站起来,都不管用。这下,一家人着急了,想她肯定是中暑了。

彼时的满悦已经有60多斤,三人很难抱得动。林中秋和洋洋连忙下山,找到保安亭,保安队队长亲自开巡逻车,把满悦接下了山。

下山到了阴凉处,满悦缓了过来。她很聪明地朝保安队长摇了摇尾巴,还舔了舔林中秋和洋洋的手,表示感谢。

12月1日的莲花山,桂花香正浓。满悦很高兴,加快步伐朝身边的草地走去。林中秋和张莉会意,笑着给她解下导盲鞍和红马甲。满悦解放了,撒欢地在草地上打起滚来。

晚上,林中秋带着张莉和洋洋吃火锅。林中秋带了瓶朋友从澳大利亚捎回来的红酒,跟妻子碰了碰杯,张莉笑着捏了捏他的脸。许多话,自在不言中。

回家后,林中秋掏出了许久未用的吉他。20年前,两人因为音乐相识相知,他常用这把琴给张莉伴奏。

“看时光飞逝/我祈祷明天/每个小小梦想能够慢慢实现/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我要说声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舒缓的吉他声流泻而出,两人靠在沙发上,对视着唱起《生命中的每一天》。满悦趴在他们脚旁的垫子上,时不时仰头望望,发出呼呼声,仿佛也在跟着唱。

(责任编辑 黄燕如)

2017-12-04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