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晚记者对话好嫂子吴琼:再坚持一年,杨猛或许就能回家了

2019年05月06日 深圳晚报 记者 邱志东 实习生 廖舒妹

康复训练回来,吴琼给杨猛卷起袖子擦汗。

康复训练回来,吴琼给杨猛卷起袖子擦汗。 本版图片均由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 摄

在吴琼看护病人时杨猛坐在旁边看电视。

在吴琼看护病人时杨猛坐在旁边看电视。

吴琼给杨猛整理衣服。

吴琼给杨猛整理衣服。

杨猛已经可以独自行走,但吴琼仍不放心在后面看着。

杨猛已经可以独自行走,但吴琼仍不放心在后面看着。

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 实习生 廖舒妹

昨日,本报再次对“中国好嫂子”吴琼的事迹进行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在吴琼的悉心照料下,杨猛逐渐康复到年前的状态。但想要恢复到可以生活自理的程度,无论是对杨猛还是对吴琼来说,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近日,记者在吴琼空暇之余与她进行了深度对话,期间吴琼多次哽咽落泪。

1

记者:听说您本来不打算回去过年,为什么后来又回去了?

吴琼:经过近一年的康复治疗,去年杨猛已经恢复得挺好的了。说心里话,谁不想回家过年,一想到我家里那80多岁的父母,还有我那刚出生不久的小外孙,我就更想回去了。可是留他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就打消了回去的念头,都已经跟他哥哥说好了。在过年的前几天,有个老乡来看我们,她看到杨猛的情况还不错,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去过年,要给我买票,我说我不回去。当时杨猛可能也看出我的心思,就对我说“回去,过年”。听到他这样说,我就再也忍不住,想着回去10天左右应该也没问题,就让老乡买了票。接下来几天,我给杨猛找好了护工,买好了生活用品,2月2日就回老家了。

2

记者:当您在老家听到杨猛的病情反复是怎样的心情?

吴琼:就在回去的第三天,我接到了医院护士的电话,说杨猛发烧了,肺部还发炎。刚开始我还没那么担心,后来肖助理(百合医院工作人员)又给我打了电话,让我赶紧回来,当时我的心突然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有点喘不过气,可是大过年的,我也没办法回去。跟我老公商量,他说在医院应该没什么问题,又请了护工,等过完年再回去。可万万没想到,没几天我爸爸又生病了。

3

记者:您父亲现在病情怎么样?

吴琼:我是家里老大,还有三个妹妹,父母一直都是跟着我的。我爸爸身体一直不好,之前还因为肾结石做过手术,去年5月我女儿生小孩,本来应该是我去照顾她,但没办法我要在深圳照顾杨猛,只好让我妈妈去照顾。过年期间,我爸爸突然病了,饭都吃不下,我们都很担心他。过完年,他们都要去上班,只好由我照顾,我也不敢走。直到差不多3月份我父亲病情才比较稳定。

4

记者:家里人对您在深圳继续照顾杨猛这件事怎么看?

吴琼:我老公,还有我的儿女都是支持的。其他人其实我也没敢跟他们多说,只是知道我在深圳照顾杨猛,尤其是我爸妈,我不敢多说,他们都需要被照顾,这也是我一直不想让你们去采访他们的原因。在杨猛睡着后,有时候想家了,我就打电话给女儿。我妈妈现在帮她带孩子,我不敢跟她们说累,怕她们担心,要是我妈妈知道我那么辛苦肯定会说我的,只有跟我老公打电话,我才敢说实话。偶尔觉得真的很累,感觉快坚持不下去了我也会跟他抱怨,他有时候也心疼我,就说“那你回去,我找人照顾他”。其实我们都知道这只是随便说说,没有钱,我也不放心让别人照顾。你看过年才走了几天就这样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回去过年。

5

记者:您现在是怎么样照顾杨猛的日常生活?

吴琼:我现在每天都是6点多起床,然后带着杨猛出去走走,7点半左右回来吃早餐,再看护其他病人。10点左右带他去做针灸治疗和高压氧治疗,11点半回来吃饭,然后让他看一会电视就午休。下午2点半我们又出去锻炼,现在他的身体好一些了能自己走了,有时候他不愿意多动,我就跟他说“杨猛你要加油多点锻炼,赶紧好起来,不然我不管你了”。我们没钱请专业的护工,我就在旁边看着学习,给杨猛推拿,教他康复动作。下午5点半左右回来吃饭,洗完澡擦完身体,七八点他就睡了。只有等杨猛和另外一个病人都睡了,我自己才能坐下休息一下,有时候我觉得比较压抑就下去走走,但也不敢太久,十几分钟就回来。

6

记者:去年社会各界对你们捐赠的钱都用在哪里?

吴琼:去年你们(深圳晚报)报道后,很多人来看我们,捐了差不多有1万元吧,其中5000块用来还人了,是之前在别的医院住院结账时借的。剩下的钱给杨猛买了一些生活用品,还经常给他煲汤补身子。今年没有钱只煲过一次,基本上都是在医院随便吃了。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夏文涛的,他看到报道就转了1000元给我,后来又来了医院两次,每次都带我出去吃饭,他说“吴大姐,你在医院没什么吃的,我带你出去吃点吧”。真的很感谢这些帮助过我们的人。

7

记者:对您来说现在最大的难处是什么?

吴琼:今年我基本上没睡过好觉,一个晚上要醒来好几次。他晚上有时候会咳嗽,一咳我就醒,害怕他的病情又反复。有时候他会用手把尿袋弄出来,搞得哪里都是,只好把他的手绑起来。现在深圳的天气慢慢变热,蚊子又多,我也不敢开空调,一是开空调怕他们着凉,另外开空调一天晚上10块钱,一个月就要300元。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压力好大,失眠睡不着就在走廊来回走,去年还有个隔壁病房的郭大姐说说心里话,她们今年出院了,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坐着发呆,跟没了魂一样,真的太累了。

8

记者:除了做护工赚取生活费,您还有哪些收入来源?

吴琼:过年女儿给了我几千元,一回来我就给了杨猛的护工。现在我哪都不敢去,连超市都没去过一次,更别说出去打工了。医院看我生活比较艰苦,给我安排了一个病情跟杨猛差不多的病人,每天100元的护工费,一开始这个病人也是插着尿管、胃管,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了。除此之外,有时我老公和我女儿给一点生活费。

9

记者:接下来您是怎么规划的?

吴琼:杨猛他也很争气,目前康复得还不错,这也是我能坚持下去的动力。今天上午(4月28日)吴院长跟我说他的脑子里还有积水,近期需要做手术,不然康复很难再进一步。手术需要2万元左右,现在我们也正在想办法凑这个钱。每当我想到有那么多人给我们的支持和鼓励,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我想再坚持一年,也许杨猛很快就能跟我一起回家了。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9-05-06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