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2017年11月09日 凤凰网

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生命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一个不断超越自身局限的过程,这就是命运,任何人都是一样,在这过程中我们遭遇痛苦、超越局限、从而感受幸福。所以一切人都是平等的,我们毫不特殊。

——史铁生

 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轮椅上的摄影圈

1977年1月,高岭出生在苏州平江路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中,但已满两岁的他却依然不会走路。心急如焚的父母将他送到医院检查,结论是先天性成骨不全,这种疾病的发病率不到万分之一。医生说,这个孩子可能活不过十六岁。

高岭显然打破了预言,但仍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失去了很多机会。然而却有一样事物改变了高岭的人生。

2000年,高岭通过一个朋友,了解到摄影。以此为开端,点滴积累,从镜头中叠加生命的厚度。

高岭的摄影启蒙最早源于家庭。在他还小的时候,家里就有过一台老式的胶片照相机,家人时常把冲洗出来的照片给他看。

 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现在,摄影早就进入了数码时代。2009年,高岭买了自己的第一台数码相机和一个二手镜头,价格只有三千多元,但仍对其爱不释手。

为了提升摄影水平,高岭整天泡在摄影群和各大摄影网站上学习交流。在这个过程中,高岭见识了许多惊艳的照片。“小小取景框里的画面居然能定格成这样,我很好奇,所以停不下来对摄影的钻研。”

高岭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为了拍出心中想要的照片,他坐着轮椅也要“上刀山下火海”。只是身体的局限毕竟还是会阻碍到他爬上更高的山,驶向更远的海。

这是憾事,但笔者相信,遗憾是一种美,或许明天还会给你安排另一种形式的幸福。

 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幸运的人就是那些能发现美的

我们可以看到高岭镜头下表现的多为江南和女子。江南的风景,烟花三月,草长鸢飞,小桥流水。女子的形貌,雨中撑伞,花间独坐,凭栏听风。

“我不喜欢沉重压抑的东西。喜欢的是清纯、唯美、舒服。”也许这是平江路出来的人骨子里的南方情趣。

2010年,富有责任心、活跃的高岭在摄影网站上成为站长,一直到今天。轮椅上的高岭,也是全中国最忙的站长之一。

每年高岭组织的摄影活动高达四五十次。从构思拍摄主题、场地联系,到邀请模特、组织摄手,甚至服装造型化妆,车辆交通等,他都必须亲力亲为。

 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高岭说,做站长是没有薪酬的,偶尔有些商业性活动,除去开销,基本也没什么钱赚。而日复一日组织活动、修图发图、在线交流解惑,全凭一种责任心。

“做站长固然很累,但是也有好玩的地方。比如可以到处玩,看到各种各样的片子。经由照片,看到广阔而多样的世界与人生。”

高岭现在是苏州平江区摄影家协会会员,曾获得苏州地区外拍达人、优秀站长奖和苏州市残疾人技能大赛室内摄影第一名等各种大大小小的奖项。

诸多的荣誉没有让高岭改变初心,他依然朴素地出行在苏州的各个角落,拿着心爱的相机,看见美好就会习惯性地将那瞬间记录下来。他本来可以去做更多商业的,只是因为不喜欢过多地被人打扰。安安静静地过生活才是高岭最享受的状态。

 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超越局限,老天给你的世界还很大

改编一下鲁迅先生的话,高岭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有些人站着,他已经不能走了,有些人不能走了,他还站着,而且想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很多在苏州本地的照片,都是高岭自己一个人出去拍的。他喜欢出去,跟朋友们一起拍照、旅行。

去过最远的地方,北到山东日照,南到浙江台州,西到安徽歙县,东到桃花岛。他说,每年都会去一次海边。最难忘的是包面包车去日照,来去都遭遇大暴雨,简直以命相搏。

摄影六年,换了四部相机,拍得最多的一年,差不多按了六七万次快门。这两年高岭拍得少了,一是吝啬快门,像是回到胶片时代,不再对着一样东西猛拍,而是在最有感觉的时刻才按下快门。二是题材重复,瓶颈期,拍了太多古城与古典女子。

 坐在轮椅上的摄影达人

“苏州还是太小了。”高岭一直梦想去更远的地方,看更广的风景。

从90年代初就从上海的电台节目里知道一个叫婺源的地方,听说很美。然而直到今天,高岭也没有去到过婺源。“我想去的地方还有很多,成都、大连……拍更多的风貌。”

聊到残疾,高岭说:“我不觉得老天爷对我不公平。你们有的我也能有,只是多一点少一点而已,而我有的你们不一定能有。”

每周有空的时候,高岭还是会抱着相机,架着轮椅木凳,到外面去摄影。在地平线的一隅,有一名真正的摄影者站立着。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7-11-09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