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行

 到蔡家岗,我真的迷糊了,一时之间找不到建行,找不到车站,找不到学校。终于找到了车站,视觉豁然开阔,脚下的路也随着记忆变得熟悉和清晰起来。转进小巷,我开始发疯般地给知道号码的同学发信息:“现在,我走进了我们当年几乎天天要走的、从蔡家岗车站到学校的那条小巷,突然想起了很多人,当然包括你!我现在要去喝牛肉汤吃烧饼,重温当年的感觉... ...”

去时正值放学时间,路上遇到三三两两的学生,他们以异样的目光打量我两眼便匆匆离去;也偶遇一两位老师(不曾教过我的),我对着他们笑似乎也没反应,我不知道是我曾经太平凡太渺小了以致于不曾在他们记忆中留下痕迹,还是现在的我比之当初太美丽太耀眼了以致于他们不敢相认,呵呵。

窄窄的小巷,一如当年,那个石板路,那家干洗店,那个夜半三更打过点滴还在我手背上留下一个小疤痕的诊所,那家依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牛肉汤店,那个说话结巴的小店老板的儿子,那三家我们每天光顾的小饭店... ...一切的一切,似乎时间从不曾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而我,却老了。

缓缓独行在熟悉的小巷,我不明白去年国庆回家找不到回家的路,何以今年我却找得到回学校的路?一阵凉风袭来,倍觉凉爽,突然想起戴望舒的雨巷,想起当年把我比作从戴望舒雨巷里走出的女孩的那个男孩。我想,戴望舒雨巷中的女孩一定明眸皓齿,长发飘飘,裙裾飞扬,当然,还撑着一把江南水乡的油纸伞;而我,长发高高盘起,脑后还挽了个髻,牛仔裤T恤衫,高跟凉鞋,撑的是时下流行的天堂伞。一边是细雨纷飞,一边是艳阳高照;一边是忧郁的古典美女,一边是普通的打工妹,又怎么可以同日而语?

我缓缓穿行于小巷中,希望可以看到、闻到我多年来念念不忘的东西——烧饼。应该是淮南特有的吧,好像铁板烧一样,取出来就是一排排四四方方、焦黄焦黄、油光光喷喷香的小烧饼。可惜,我没找到,问了一些人也说现在很少看到那种烧饼了,只有大的。我略显惆怅地往回走,喝了碗牛肉汤,嗯,跟当年一样的味道……

作者:陈凤英

(责任编辑:何白云)

2014-02-11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