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障,须从去心障而始——喻程超

2019-05-13

人的心如同房子的窗户,须经常地打开。否则,浊气出不去,阳光进不来。寻常人的心窗要打开,残疾人的心窗就更不可关闭。

那年,中年男阿泉,玩命般地工作。因为梦想早日甩掉儿子钮宝看病欠下的债务包袱。梦想将要成真时,儿子的脑病加重复发,来势凶猛。终日亢奋,大声喊叫不舍昼夜。乱扔物品,时而口吐白沫,时而胡言乱语。阿泉一筹莫展。

都说病笃乱投医。经推荐,阿泉带著儿子跋涉千里求治。挂著军医招牌的医院设施极简。院方说可以手术治疗。看到阿泉有些犹豫,院长术语说了一大箩,似懂非懂的阿泉虽心存疑虑,但也别无他选。脑手术后初期,病情确有所好转,合家人满心欢喜。

昙花一现的平静后,阿泉发现钮宝的病状又回到了从前,甚至比以前更坏。孩子终日不说话,只是发出“呜呜”声,大小解不自控,动辄尿到裤子上,智力大幅下降。翠竹路的专家鉴定为精神语言智力三重残疾,近20岁的人智商仅为六个月婴儿。阿泉顿觉满眼黑天鹅,满地灰犀牛。多年来举家耗尽积蓄,背负重债。去了多个城市的大小医院,总是无功而返。面临新窘境,阿泉恍如跌入万丈深渊。

有好心人献策让扔下“烂摊子”去“胜利大逃亡”,也有说干脆把这“废物”扔大街上,任其自生自灭。心底良善的阿泉谢绝了“好意”。那样有违公序良俗。于法不容于情不忍。祖母舐犊情深,对病情加重的孙子倍加呵护,如同老母鸡护鸡雏。还请来神汉“施法”,每日烧香拜佛,祈求菩萨显灵。

阿泉内向而自卑,怕被人耻笑。同事谈论起小孩的话题马上借故回逃避。有几次带著钮宝外出散步,竞然引来了一拨拨人的围观,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如同看到UFO。阿泉难以承受那种怪异的眼神,惊诧的面孔。他满怀芥蒂,觉得这是伤害是歧视。感到城市如同一片旷野。为了尊严不得已将儿子“雪藏”于家。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钮宝手术失败后,阿泉的母亲被查出直肠Ca,所在工厂也被那场金融风暴吹得个连根拔起。生计断崖式地被撕裂。看似刀枪不入的硬汉心里的眼泪扑簌簌地直流。憎恨自已无能,憎恨厄运,诅咒面目狰狞的院长,诅咒围观的路人,咒骂欠薪的老赛。

日子总要过,不应坐以待毙。为自救阿泉一天做两份零工,送盒饭,派广告不辞劳苦。安步以当车,晚食以当肉。老父为节省,外出看到地上的饮料瓶也捡回家,为了能兑些些money,还利用房前屋后的空地种点小菜以补菜资。阿泉妻子同心同德常伴随去周边摆地摊贴补家用。虽小摊儿数次被管理员全数“缴械”,但发奋自强的信念毫不动摇。

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阿泉深感亏欠家人,决意奢侈一把,分别带家人“潇洒”走一回。去了彭年酒店的旋转厅,登帝王大厦鸟瞰市容,在有数千种植物的仙湖漫步。深南大道上,五彩缤纷,春风和煦,朝辉满地。一株株挺拔的大王椰,一簇簇鲜艳的勒杜鹃,仿佛让人置身于若大的芝兰之室。世界之大,自然之美,鲜花离不开阳光。阿泉受到了启迪。在东部华侨城目睹了一位秀发披肩却少了整条腿的美丽姑娘,还遇到一位不能行走坐著轮椅的中年帅男。他们的穿著时尚,脸上写著微笑与愉悦。此情此景让阿泉心生感悟。做人不应有恨,要有爱,要包容,要坚韧。你对世界微笑了,世界一定不会还你冷脸。残疾人心焦,心急,心累,心疼,但一定不能心冷。

一切幸运并非没有烦恼,一切厄运也并非没有希望。有山就有谷,有起就有伏。新时代迎来了新曙光。“雪藏”钮宝的那片厚雪一天天一层层地消融。开发商李董免除了阿泉的物业费,送吃又送喝。邻里也常来家中帮做家务。每当家中有人去医院,楼道邻居覃总都会主动派车送接。对楼的吕先生不仅经常予以资助,还每年数次到家探望。没有任何的功利,没有丝毫的亲缘,利人的品德就是神的品格。有快乐须分享,有忧愁须倾诉。都市人的爱意渐浓,阿泉一家人的道路也在变宽。

窗户打开了,阳光就会进来。阿泉所在社区的行政领导始终未曾遗忘这个“重灾户”。一次次的心贴著心,骨连著肉的入户帮扶,让一家人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亲情般的慰藉。区书记对阿泉所在街道社区专门作过批示。残联领导员工多次拔冗临门,走亲戚拉家长般的推心置腹,将助残政策“用足用活”做到极致。近几年除去经济帮扶,残联组织在交通,就诊,娱乐,康复多个方面为残友们制作了一套又一套立体式全方位的“打包套餐”,包包“掷地有声”,铁板上钉钉子。钮宝的医保助养也一一被无缝“绑定”。阿泉带儿子出外的畏惧也早已化为青烟。

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前不久鲜明直观的创建无障《行动方案》,宛如航塔,又似推进器。有硬件有软件,有模板有格式。有当下本地人文情怀,又有未来世界眼光。一条条一款款都彰显出文明城市的特质。阿泉以自已的亲身经历,体验到都市残疾人事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演变,恰如小鸭变天鹅。他相信不会有人重复自已曾经的故事,残疾人都将与常人一样,活得体面活得质量。衣著整洁得体,举止彬彬有礼。被关怀,有尊重,受呵护。

Don’t worry Everything is gonna be fine。排除征途之障不易,排除心中之障更难。排除残疾人的人生障碍必须得从排除心障开始。阿泉看好这份《行动方案》,坚信它将真正成为每一个残疾家庭清除人生之障的金钥匙。他祈愿这把金钥将为更多的人叩开幸福之门。

 

作者简介

喻程超,男,59岁。原籍江苏,1992年来深圳。

高中毕业,后自修中文,外文,法律。

经历:农民,机修工,公务员,外企职员。

目前居家专职照顾九十二岁的多病父亲,八十四岁的体弱母亲,以及三十三岁的残疾儿子(儿子喻伟,多重残疾)。

征文为有感而发。基本脉络皆真人真事。亲身经历。真心实义感恩党和政府以及各级残联组织。为这次的出台的《行动方案》欢欣鼓舞。

 

(此文获2019年深圳市残疾人征文二等奖)